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中国数学“大时代”

中国数学“大时代”   “文革”结束后,美国研究机构派了一支数学家团队考察中国数学发展状况,中方向对方介绍了学科现状,他们回国后写了长篇报告。其中提到,中国排斥“没有用的数学”,对拓扑、几何等理论数学并不重视,也不存在西方意义上的应用数学研究,只有工程数学被保留。

  记者|任蕙兰

  文理兼修的民国才子

  三十年前在贵州,曾因奇异点生愁。如今老去申江日,喜见故人争上游。  这首颇有杜工部之沉郁的七绝, 并非出自哪位文人之手,作者是大名鼎鼎的数学家苏步青。1972年12月7日,苏步青的学生、著名数学家张素诚,因《数学学报》复刊之需,到上海拜访老师,苏老在赠给门生的《射影几何概论》一书扉页上,题了这首诗。

  苏步青在科研和教学上取得了令世人叹服的光辉业绩,26岁就发现了四次代数锥面,被学术界誉称为“苏锥面”。后在“射影曲线论”“射影曲面论”“高维射影空间共轭网理论”“一般空间微分几何学”和“计算几何”等方面都取得世界同行公认的成就,特别在著名的戈德序列中的第二个伴随二次曲面,被国内外同行称为“苏的二次曲面”。他还证明了闭拉普拉斯序列和构造,被世界学术界誉称为“苏链”。因此,德国著名数学家布拉须凯称苏步青是“东方第一个几何学家”。 

  在苏步青崭露头角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中国数学界涌现了一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